• <tbody id="hih9b"><center id="hih9b"><video id="hih9b"></video></center></tbody>

    1. <button id="hih9b"><object id="hih9b"><cite id="hih9b"></cite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<form id="hih9b"><wbr id="hih9b"></wbr></form>
      <dd id="hih9b"></dd>
      <em id="hih9b"><ruby id="hih9b"><input id="hih9b"></input></ruby></em>
    2. <th id="hih9b"></th>
      荊州與時塑業有限公司,與時塑業,荊州與時
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>新聞資訊
      如果天堂也有防水……
      添加時間:2018-12-17 13:31:38 來源:荊州與時塑業有限公司 點擊量:

      一個讓人震驚的噩耗

      昨日(12月9日)下午17點12分,幾乎在同一時間,大隱收到兩位行業朋友發來信息,說立高董事長王政昌先生在一起燃氣爆炸事故中不幸遇難身亡!
      在震驚之余,不太敢相信。
      于是,急急問了兩個跟王先生較為親近者。
      最終,這個不幸的消息,從他們的口中得到了證實。
      想想7點25分起床,除了氣溫驟降窗外白茫茫一片之外,沒有什么其他特殊之處。
      殊不知一個小時后,在1100多公里以外的河北省固安工業區南區,在一棟尚未完全啟用的宿舍樓的一樓發生了燃氣泄爆事故(事故原因以官方發布為準),事故造成兩死一重傷,王先生是遇難者之一。
      由于父親去世早,所以王先生對母親一直非常孝順。
      據說,出事前一天(12月8日),王先生回固安看望母親,晚上臨時住到了工廠宿舍。
      出事當天上午八點半許,王先生本已出屋準備駕車離去,卻突然返回房間,爆炸瞬間發生……
      世界居然不能對一位孝子溫柔以待,你還能說些什么呢?
      一切,只能用宿命來悲愴解釋。
      個幾乎要被防水行業遺忘的人
      先生全名王政昌,1970年6月20日出生,河北廊坊大城縣人。
      王先生是一個幾乎要被防水行業遺忘的人,現在,淮河以南知道他的防水人應該不多了。
      但是他創辦的北京立高防水,曾經風生水起,規模一度位列防水企業前八甚至前五行列。
      在北京工作時,辦公室曾距離大成路小屯路路口的立高辦公大樓僅約400米。大隱經常去路口東北側的“楊裕祥長沙米粉”店吃中飯,進出店時便常遙望那棟紅色的大樓。
      雖然,關于王先生的種種負面和八卦新聞時有耳聞。當時的大隱覺得,不管怎樣,這是防水行業一個非同尋常的人物。
      直到2015年上半年,大隱在某企業任副總裁,因為工作需要,對2000-2015年間防水行業大企業的沉浮有過一個專門的研究課件。
      雖然跟王先生沒有交集,但這次研究讓大隱對這位曾經的風云人物有了深入的了解。
      曾經的風云人物
      順馳時期的孫宏斌,堪稱一代梟雄,曾經讓地產行業一時風聲鶴唳。
      2013年前的王先生,也頗有點防水行業孫宏斌的味道。
      90年代初,沒有任何背景的王先生來到北京,白手起家,干起了防水業務。
      1996年,王先生成立了立高防水技術開發公司,開始做防水實體;2000年,成立立高防水工程有限公司;2004年,成立立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。
      王先生制定了立高的三個“五年計劃”:2001年-2005年,成為北京市大型防水企業;2006年-2010年,成為全國性防水企業集團;2011年-2015年,實現企業的上市夢想,向世界一流的現代化企業集團邁進。
      十多年間,立高參建了京滬高鐵、水立方(奧運會游泳中心)、五棵松體育館、中央電視臺新址大樓、北京地鐵等如雷貫耳項目的防水工程。
      立高先后在河北、北京、安徽、湖北等地建立了生產基地,逐步形成了多元化集團企業雛形,旗下囊括防水、保溫、防腐、裝飾、文化五大主業,以及房地產、房地產咨詢和新農業等副業。
      (也有人說王先生禍起多元化,或有一定道理。)
      此時的王先生,可謂意氣風發,躊躇滿志。
      如果沒有2013年那場意外,防水行業第二家上市公司會是北京立高么?
      無妄之災
      但是,命運有時候總會不負責任地來一些惡作劇。
      2013年11月,由于跟人合伙在海南設立小貸公司,王先生突然陷入了一場借貸糾紛之中,一度因所謂的“涉嫌合同詐騙”被刑事拘留。
      事情的緣由經過非常曲折和復雜,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,大隱不去過多評價。
      事實上,2015年1月,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(2015)鄂宜昌中刑終字第00119號刑事裁定,維持了宜昌市猇亭區人民法院作出的(2014)鄂猇亭刑初字第00040號王政昌無罪的刑事判決。王先生被宣布無罪釋放,重獲了自由。
      但在王先生身陷囹圄期間,債務的多米諾骨牌也隨著倒下,企業的正常經營難以為繼,在毀滅性打擊面前,立高幾乎沒有任何抵抗之力。
      “我依然是一個心中有夢的人”
      人生任何經歷都是有意義的,關鍵看如何面對。
      這次意外挫折在王先生看來,像經歷了一場重生。他說:“我還是一個心中有夢的人,所以一定不會頹廢下去?!?/span>
      在失去自由的14個月里,王先生甚至寫了十幾萬字的文字,梳理自己做企業、學習進修等一路經歷。他說:“以前走得順利,反而沒有機會梳理自己。但這一年多,我思考了很多,也真正沉淀了自己?!?/span>
      重獲自由的王先生一方面成立助立高復興公益志愿者團隊,梳理企業資產權益,積極償還負債,謀劃重振旗鼓。另外一方面,他還有了新的方向。
      “除了把立高的老本行重新做好之外,我還有新的重心和更長遠的考量?!?/span>
      王先生所說的就是文化醫養。
      立高曾經投資過一個養老服務公司?,F在他想建立一個養老服務平臺,實現全國連鎖,名字叫新青年樂園。
      在王先生的設想中,老年人進入這些醫養機構后,在合適情境的轉化下,他們通過發揮自身的特長和優勢,借助提供講課、畫畫、醫療服務等形式的服務獲得積分(積分可以成為老人繼續在機構內獲取服務的資格),從而成為“新青年”。
      王先生喜歡國學,為此他甚至親自編寫過心得和論著。其中的中庸之道、自省、平和、對他人的關照,都在滋養著他的思想,也指引著他繼續做好事業。
      在未來企業管理層面,王政昌依然強調以前經營立高時的文化力量:“通過我們的管理和疏導,讓每一位員工都有和與合的思想,心中有大愛有善意,企業不可能做不好?!?/span>
       “我從前做的事,是構筑一個安全堅固的家園?,F在事業重心發生變化,要為社會營造一個溫暖、健康、清潔的養老環境,其本質上是打造一個和與合的家園?!?/span>
      大隱與王先生的有限交集
      王先生曾在2017年8月主動聯系大隱,將其和合家園(新青年樂園)的計劃書發給大隱,同時也發出了合伙的邀請。
      對其計劃內容本身,大隱不去評判,但當時第一時間的感覺就是:這是一個有夢想、激情不滅的人,雖然不一定會成功,但絕對值得敬畏。
      大隱僅有的一次與王先生線下交集,是在2017年深秋的京師。
      10月27日,大隱應邀參加第六屆中日韓防水學術交流會。會議結束后赴王先生之約,去立高大廈一見。
      讓大隱有些意外的是,王先生笑容滿面,淡定平和,柔聲細語,全然不像一個經歷過磨難和承受著重壓的滄桑行者。
      說起2013年的變故,王先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,現在的重點工作主要是收賬和還賬,別人欠我幾個億,我欠別人幾個億。
      王先生問大隱防水領域破局重振之道,大隱提出了做中國最強防水勞務品牌的建議。
      后來得知,王先生深以為然。
      (昨晚,大隱與追隨王總的張先生<下圖右者>簡單聊了幾句,得知王先生出事前兩天還在說,2019年上半年爭取把債務還清,下半年正式全身心啟動這個突圍計劃。)
      分別時,王先生說一定要好好請大隱吃頓飯。
      大隱說您現在困難,就在樓下吃碗面吧。
      于是,便有了這張合影(左為王先生)。
      未竟的事業
      2010年8月底,國美老板黃光裕因三罪并罰被判14年徒刑。
      在此期間,黃光裕在獄中擊退了接替者陳曉主導的國美“去黃化”,妻子杜鵑臨危受命接手國美。
      她說:“等老公出來時,要給他一個更好的國美!”
      王先生不幸走了,留下了尚在襁褓中的“和合家園”和行業突圍計劃。
      他在天之靈,一定希望有人能接過他留下的火炬,繼續他未竟的事業。
      失敗的英雄也是英雄
      雖然江湖上對于王先生及其企業所遭受的磨難,看笑話者有之,編輯演繹者有之,莫衷一是者亦有之。
      但是在大隱看來,中國的民營企業,在其初創期和成長期,沒有背景、沒有資源,都無可避免地要走過一段灰色的路程。
      王先生及其旗下立高所經歷的,無非是防水行業成功企業發家史的近似劇情。
      只不過是,有些人跌倒了,還可以東山再起,成就一番偉業;而有的人,則因此元氣大傷,心有余而力不足矣。
      王先生恰巧屬于后者,罷了。
      大隱歷來糞土那些以成敗論英雄的腔調,失敗的英雄也是英雄。
      暗淡的藍點
      大隱退居于太湖之濱、穹隆山麓,常以“防水行業思考者”而自居,偶爾也思考人生的意義。
      在這個世界上,很多人嘔心瀝血卻困頓終身,很多人心術不正反能要風得風;很多人良知泯滅長命百歲,也有很多人心如菩薩卻命若紙薄。
      大隱常常想,世間的道在哪里?萬能神靈護佑的又是誰?
      苦思而不得。
      昨天上午恰巧看到一篇人類探索太空的文章,其中有一張名為《暗淡的藍點Pale Blue Dot》的照片。
      這是1990年2月14日,“旅行者”一號探測器在64億公里外的太空,在即將飛出太陽系的時候,按指令最后回眸地球時所拍攝。
      在這張照片中,地球只是一個0.12像素的黯淡小藍點。
      在宇宙的無垠邊界和137億年的歲月面前,地球文明只是一個不值一提的暗淡小藍點而已!
      包括我們所謂五千年文明過程中的那些血雨腥風,歷代當世的各種豐功偉績,以及市井百姓一城一針的巨細得失,都顯得如此渺小和虛無。
      竭盡所能做事,認真過好每一天,享受生活,善待家人,不做虧心事,便算不枉過一生了。
      人生是否圓滿,命運是否公平,又有什么重要呢?
      寫到這里,大隱覺得王先生的一輩子是值得的。
      因為他心懷夢想,從未動搖,并為此而努力奮斗。
      祝逝者安息,愿生者珍重。
      謹以此文,痛別王政昌先生——一個白手起家的奮斗者!
      如果,天堂也有防水……

      大隱于水
      2018年12月10日凌晨于蘇州
      文章轉載自微信公眾號:大隱于水先生
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